1月21日 诗班班长的忧郁

经文: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,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,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。(《诗》73:28

诗篇中有一位出名的作者,就是亚萨,大卫诗班的班长,一位写了十二篇作品的崇高乐师。

他的一些诗歌表达了一种奔放的赞美、阳光之情。然而73篇却让我感到,亚萨似乎是在他忧郁最严重的时候创作的;甚至有一个强烈的意识,他是专门给今天的我们写的。

忧郁的缘起:心怀不平

诗人在这首作品中,一开始就发出不平的声音:我的脚“几乎失闪”“险些滑跌”(2节)。可见他见到的恶人恶事太多了,而且这些恶人似乎还混的得不错(3节),更有甚者,他们骄傲狂妄,养得又白又胖,一生亨通,连死都死得那么舒服(4节)。

我被作者深深地震撼到了!人生原本不平,心怀不平也是人皆有之。无论如何抗争,似乎都改变不了什么。而“好人无好报,恶人命百岁”之类的抱怨,比比皆是,就是在教会的事奉中,也会遇到种种不愉快的场景。

忧郁的感受:心里发酸

教会的会众心怀不平,往往找牧者倾诉,但牧者有了问题却又找谁倾诉?

人在忧郁中,是五味杂陈,诗人用了“心里发酸”(21节)来表达他的感受。不单是发酸,而且是“肺腑被刺”(21节)、“终日遭灾难,每早晨受惩治”(14节)。这个表述几乎涵盖了所有在忧郁中挣扎的人。还要加上一句:解脱在哪里?医治在哪里?

忧郁的医治:梦中惊醒

某种意义上来说,患抑郁症的人很可怜,因为他们都似乎在噩梦中生活。而我们的诗人,却是被上帝的爱唤醒的。

他写道:人睡醒了怎样看梦——他看到了在噩梦中所看不到的上帝的爱和公义。但看到了上帝对待恶人恶事的结局:“等我进了神的圣所,思想他们的结局。你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,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(17、18节)。”

他随之一震,一切恶事都逃不掉最后应得的结局,明白了,他真的明白了!

再思考一下,我们之所以遇到人间不平之事,岂不是当初“世人都犯了罪,亏缺了神的荣耀”(参《罗》3:23)带来的后果吗?若不是上帝的启示,我如何能找得到缘由呢?恐怕还得在黑暗中,在气愤和抱怨中虚度人生,直至在无穷黑暗中死亡。

忧郁的出路:赞美和仰望

忧郁往往在灵性低潮时发生,而灵性低潮往往伴随着心灵的忧郁。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牧者曾经这样说过,我觉得很有道理:“治疗灵性低潮的方法,不是陷入忧伤,不是回望过去,更不是绕过我们的困难,而是要起身迎见活生生的上帝。”

是的,我们的信靠和仰望,就是我们再度赞美他的理由!

亚萨最后为我们展现出了终极的医治:“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,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,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。”( 28节)

祷告:我要赞美耶和华!求你不要让我们为恶人心怀不平,而是让我们仰望、信靠耶稣。主啊,求你给我们属天的喜乐和平安!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谁呢?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。我的肉体,和我的心肠衰残,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,又是我的福分,直到永远。阿们!!